最近聽到姐姐要去做精蟲分離,讓我的心情倍受影響。

有看過我之前的文章的人,可能都知道,我娘家可是女人王國。
我媽生了三千金、大姐生了二千金、二姐目前生了一千金、我這個小妹也生了個小公主。
如果全家團圓的話,扣除爸爸們及阿公,總共會有七個女人在這個屋簷下七嘴八舌。
由於二姐有生""壓力,第二胎決定去做精蟲分離。

最近打電話回娘家,聽到媽媽說為了這個"",這一週來姐姐每天都要自己在肚皮上打針。
昨天與姐姐聯絡,才知道肚皮上打針是小事,之後還有三支大的,要找人幫忙肌肉注射(打屁股處)。
她原先期待我這週可以回家幫她打針,可是這週Gump先生有事,沒辦法北上。
聽得我整個人是心慌慌、意亂亂....
巴不得馬上帶著香菇妹坐高鐵衝回家看她。

說真的,我的心情頗沈重的。

從小,我就是一直存在著生""的壓力之中長大。
媽媽每回逢人便說(或是常常對著我說):「原本在肚子裡大家都以為妳是個男的,或是雙胞胎,結果沒想到生出來還是女娃,那時還真想把妳和叔叔家的兒子交換或是送給隔壁的鄰居養咧!」

從小聽著這些話長大,讓我心裡產生一種不服輸的心態。

常常,我會告訴自己:「我是女生,可是我不會輸給男生;我是女生,我一樣可以很獨立;我是女生,很多事我可以做得比男生更好。」
因此,國小五、六年級的時候,我常常會與班上數學很強的男生比誰考的高分、比誰寫的快。
上了國中之後,我就下定決心要念理工科,數學、物理、化學都是我的拿手強項。
跑步、游泳、音樂、洗衣、煮飯、打蟑螂....這些都難不倒我!
上大學之後,很多同學都是依靠男朋友或是學長的幫忙來維修電腦。
我則是遇到問題會自己打開電腦拆拆裝裝的,有問題自己找辦法解決。
(不過組電腦我沒辦法,那時組電腦都要請我姐幫忙,後來遇到Gump先生,才幫我組了一台新電腦。)
雖然我沒有使用交通工具的能力(別問我為什麼,只要是有輪子的我都怕,不管是腳踏車、摩托車、汽車都一樣),但是對於搭乘大眾交通系統我很在行,而且已經變成一種本能了。

沒想到,長大更是直接地面對到這些壓力了。

最近有時,這種不服輸的心態會不自主地又冒出來。

有時想想,身為女人真的很辛苦。
要體會懷孕之苦、體會生孩子之痛;要為孩子的吃、喝、拉、撒、睡而煩惱;為了給孩子最好的,餵母奶有餵母奶的辛苦、餵配方奶有餵配方奶的辛苦;不論是全職媽或是職業婦女,寶寶晚上不睡一定也都是媽媽先起床陪著;回診、生病、看醫生,也大多是媽媽帶著孩子東奔西跑、心急如焚;如果發現有什麼異常,媽媽一定也都是會掛在心上擔心著;舉凡食、衣、住、行、育、樂....沒有一樣事是做媽的不會擔心、不會掛心的。

但是,這個孩子又不是跟著妳姓,老實說,當媽的幹嘛這麼地辛苦啊!
要辛苦,也該是當爸的該多擔當一些啊!(至少孩子姓誰家、誰就該多付些責任吧!)
套句陳小妹的媽的氣話:「這些當爸的都在做什麼啊?!」

生為一個媽,已經要為這個家庭付出這麼多,沒想到,為了要生""還得忍受更多的苦難。
我無法接受、我也不想接受。
我覺得這個世界很不公平,憑什麼這些都要女人來承擔?!
如果身邊的另一半不夠體貼、不夠顧家、不夠會為妻兒著想,那麼真的會讓我覺得女人為家庭付出一切很不值得。

總之,我深深地為姐姐心疼!
這回做精蟲分離會比自然受孕要來得辛苦許多,由於針劑藥物的影響,懷孕初期會相當地不舒服。
花了大筆的錢、受了這麼多的苦,希望最後真的能讓她們如願得到一個"兒子",
也希望未來這個"兒子"能夠知道當初媽媽的辛苦,好好地孝順媽媽。

至於我,我打算不求神、不拜佛、不換花、也不做什麼精蟲分離....
第二胎如果還是個女娃娃就是個女娃娃,如果婆家堅持要"生男",那麼就看養不養得起,養得起就再生第三個看看,養不起就請小叔趕快找個人來結婚生子吧!

總之,我只願意盡我的能力照顧我的孩子、教養我的孩子、陪著我的孩子長大,
至於孩子是男是女,我不會去強求、我也不願意去強求的。

拉拉雜雜寫一堆,總之現在的心情真是差到極點,我想,一定又是荷爾蒙在做怪!

全站熱搜

Me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