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呀!才第三回就發出求救聲了,真是好悲情啊~~

事情是這樣子的,前二回的醫生nice程度不同,都不需要事先打電話詢問病患願不願意接受抹片檢查,這可省事許多。
(一位是到床邊詢問,遇到不願意的病人調頭就走;另一位是會好說歹說,努力地勸說病人及家屬,直到他們同意為止。)

但是,從今天起的每位醫生,因為時間有限,不希望浪費時間在不願意做檢查的病人身上,
因此,我多了一項神聖的使命,出發前一個鐘頭來詢問這些病人的意願。

當然,現在病人的求醫自主意識高漲,
本來嘛!要做、不要做的決定權都是在自己的手中,
雖然在上一篇我有提及做抹片是相當重要的預防篩檢,
但是醫療行為現在慢慢地轉變像服務業一般,
很多醫生即使好說歹說,病人不願意開刀、不願意治療,我們也不能怎麼樣!
更何況,只是小小的篩檢,當然民眾也是有權力say no 的。

好吧!在電話這頭我努力地勸說著病人及家屬,
努力地控制時間讓我在出發前可以完成電話詢問意見及統計人數。
然而,慘案還是發生了!

就在我一切準備就緒,左等右等等不到今天的主責醫師時,
我急得只好使出直撥手機的功勢,
沒想到,電話一接通,我就知道我完蛋了!
才剛下診的主責醫師已經被急召至開刀房報到,而這一刀可能至少要一個小時才會結束。
看了看手邊的時鐘,嗯!我剛打電話與病人們約四點至五點,而現在三點多,五點前或許可以趕至病患床邊完成今天的使命。好吧!即使心中有不安,但是仍安靜地等得醫師下刀吧!畢竟,現在醫師的心中一定是上刀來得比病房抹片還要重要幾憶倍。
等著等著,時間就這麼地流逝掉了,將近四點多時,接到了一位學姊的電話,學姊叫我別等了,這位主責醫師開完了這台刀之後,還有另一台刀在等著他呢!而且,下一台是個不好開的大刀......

OH~ NO~ 怎麼!芭樂月裡還有芭樂事不停地在發生呢?
大喊了一聲『雪特』之後,mery 就趕緊衝到婦產科來收拾慘案!
還好、還好,芭樂王頭上的光圈可能在這時發揮出作用了。
在隔壁的辦公室中,mery 發現了二週後抹片會相遇的醫生,
同時,這位醫生也是mery 的好朋友,說好以後要幫mery 接生小孩的。
就這樣,mery 一邊大喊著:『醫生救我!』、一邊露出哀求的眼神、一邊拿著抹片輪班表、一邊迅速談論換班事宜。
很快的,這位好朋友醫生過了五分鐘之後離開了電腦面前,披上白袍與mery 出徵去了。

該說是幸與不幸呢?
在這當研究助理的一年又七個月中,mery 實在是遇到太多這種狗急跳牆的慘案了!
以前還會傻傻地問學姊該怎麼處理,事實上學姊給的方法也不一定好用。
到了現在,緊急狀況的處理,mery 卻似乎愈來愈上手了....
拿今天的慘案來說,該要最沮喪的mery 最後在十分鐘內竟然把這件事完美地解決了,
不但在路上與好朋友醫生高談光圈理論,還一面安慰著今天不幸地被我抓來跑病房抹片的醫生、一面鼓勵他今天是我有始以來遇到需要抹片人數最少的,一方面希望這位醫生覺得今天可以累積不少福報、一方面又希望他不要從今天起對mery 保持距離以策安全,畢竟,mery 未來的寶寶可能就生在他的手中。

總之,今天真是累爆了!
身、心、靈都處於相當重的壓力。
總算是完美的結束了這第三回的抹片任務....




Me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