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認為能夠識破他人的謊,看透別人心思的人,就是個聰明人呢?

日本有一個威士忌的電視廣告,名為「成熟的男人」。
廣告一開始便打出兩行字幕:「大街上有兩個人,一個是騙人的人,一個是被騙的人。」

劇情是這樣的:
一個男人和他的朋友相約在酒吧見面。
他坐在窗邊等著朋友,剛好看見朋友從遠處走來,並在途中停下腳步,
施拾一些零錢給路邊一個乞討的女人。
當這個朋友走進酒吧時,他便取笑朋友:
「你真笨!那個女人家裡根本沒有生病急需就醫的小孩。」
原來那個女人專門騙別人自己的小孩生病,以博取同情,而詐取他人的錢財為生。
「你連她騙人都看不出來,真是笨耶!」
然而這個被騙的男人並不是回答:「什麼!她是個騙子呀!」
而是:「幸好!她的小孩不是真的生病。」

這個廣告拍攝的手法相當高明。
從事傳播業多年的我,以專業眼光來看這個廣告,
深深覺得它是一部非常細膩且發人深思的廣告。
因為這個廣告並不是以那個被騙的男子為主角。
因此,當他說:「幸好!她的小孩不是真的生病。」時,
攝影機拍的是那個戴眼鏡、識破他人謊言、看起來有點冷漠的男子。
嘲笑完自己的朋友時,沒想到朋友根本不在乎自己是否被騙的回答,
使他突然感到一陣錯愕:「自己為什麼那麼可恥?這麼膚淺?」

被騙的男子不是主角。主角是另一個普通人。
一個喜歡識破別人目的、小心眼的男人。
這個廣告深奧的地方,就在於它傳遞一個訊息:
「別人不會朝邪惡的方向去想,而我卻會。真的好丟臉、好可恥、好可悲。」

如果這個廣告是由一個神聖的角色來宣導一些勸人向善的觀念,
就一點都不值得細細品味了,只會讓人覺得在唱高調。
所謂戲劇,描述的就是人心不斷變化的過程,劇中不斷變換心境的人正是主角。
他認為自己不會受騙,可以輕易識破別人的謊言。
為什麼他可以看透別人在想什麼?因為他自己也會欺騙他人。
我不是在宣導人不可以說謊,也不是叫你不能識破別人的謊言,
只是希望大家仍能保有一份自覺的心。

「這個人真單純,連這種騙局也看不出來。我以前也曾經這麼單純過,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變得這麼不單純了。」
你要有這種自覺之心。知道自己錯哪裡,才有重生的機會。

事情都有一體兩面。
你可以選擇用善意的出發點來思考;也可以選擇用惡意的出發點來思考。
例如,我將自己寫的書送給七百家企業的老闆,當收到惡意的回應時,
我會懷疑自己寄書給他到底是對還是錯?
但是當我得到好回應時,我還是很慶幸自己做了這件事。

數量多寡不是問題,只要有一個人贊同自己,就值得了。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絕對不能以獲利的比率來記算。
如果我寄給一百萬人自己的著作,卻得不到任何回應,我想我還是會繼續寄。
我必須抱持希望,總有一天,我一定會遇到一個欣賞我的作品的人。

有「想要去做」的動機,這個人便能改變。
做了之後會有什麼結果,能不能和對方成為好朋友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那顆不為目的,不求回報的心。 不知你是否有相同的感觸?
有封mail中有一句話:「聰明的人喜歡猜心,猜對眾人的心,卻失去自己的心。」

這些年來汲汲營營於名利權勢的追求,一路上面對不斷的挫折與考驗,
飲下跌倒傷痕流下的血淚,消化為走下去的動力。
漸漸的,跌倒的頻率變少,傷口也漸漸痊癒。
雖然還是會有逃不開的陷阱,只是再受傷,血淚亦無以往澎湃沸騰。
曾經咒恨那些在路途上使我遭受挫折的人事物,
但現在,我是不是重蹈覆轍,變成那使人挫折的人。
我不想以是非善惡來評定這些過程的對錯,
只是面對眼前的我,有點寂寞,我不悲傷,只是也不快樂。
人一開始思考,生命便有了重量,煩惱與壓力如影隨形而至,
再難有簡單純粹的快樂,或者毫無陰影的樂觀。
但我是幸運的,因為我認同我的不完美,且相信自己的不完美或許正是別人渴望的完美。

    全站熱搜

    Me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