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日】


早上2:30 開始有下腹悶痛的感覺,
悶痛的感覺很像"MC要來又出不來"的樣子,
我想,這應該就是宮縮吧!

持續監測這不舒服的情形,發現還算頗規則的,
幾乎每隔5-7分鐘就會出現一次,
悶痛的程度有增加的情形,
愈近天亮的時候,每一次宮縮都需要伴隨簡單深呼吸運動才會比較舒服。
於是,一大早就決定搭交通車到產房檢查看看是否可以辦報到。

很可惜的,內診結果是:「子宮頸還很後面,摸不到。」
所以,Mery就這樣被退貨了!

想說,今天就是預產期了,反正就是這一、二天跑不掉了,
不如趕緊讓香菇妹出生,我也好少痛一點。

於是,回家之前,我在醫院爬了十多層的樓梯之後,
抱著一整晚沒睡的昏頭狀態,自行又回家補眠去了。

不知是躺著睡真的有安胎的效果?
還是真的時候未到?
一整天,宮縮的情形並沒有進展,遲遲都是5-7分鐘宮縮一次,
只是,伴隨著腰酸及想便便解不出來的感覺有增加而已。

左思右想,決定還是call主治醫師請他幫我做40週的產檢好了。
早上到產房只有內診+聽寶寶胎心音,並沒有看到超音波的影像。
產檢時跟醫師報告早上被退貨的事情,
醫師一照超音波,第一句話就很振奮人心:
「寶寶已經降很下面囉!所以胎頭的頭圍現在已經量不準了!」
之後,醫師仍不放心再做一次內診,結果也很振奮人心:
「子宮頸已經開二指了!只要之後規則宮縮10分鐘內2-3次就可以收住院了。加油!這一、二天應該可以再見到妳了!」

因為我仍不確定下腹悶痛的感覺是否就是宮縮的感覺,
因此也順便詢問了一下醫師。

沒想到,真的耶!
這種像「千年MC出不來」的悶痛感,就是宮縮的感覺....
哇~從來不會因為MC不舒服的Mery ,這回總算親身體驗到了!


總之,聽完產檢醫師的話之後,真的很令人開心,
期待已久的香菇妹終於快要可以見面了!
而且,我也不用再受半夜失眠之苦了!
真好!

抱持著期待的心情,我又去爬了十多層樓梯才回家。
一回到家就把家中的冰箱清空,煮了香菇妹到來前的最後一餐。

沒想到,就這餐飯開始,煮得真的辛苦、吃得也辛苦!
腰酸程度持續增強、下腹部悶痛也持續增強,還有恐怖的便意感也不斷增強。
好幾次,我都得扶著流理台深呼吸幾口氣才能再做下一件事情!
好幾次,坐上馬桶之後會難過、想便便不出來、想坐坐不下去。
量量每次不舒服的時間,仍是維持在5-7分鐘一次。
嗚~倒底還要不舒服多久。
Mery 好想躺在床上睡覺唷~

左想右想,
好吧!反正產檢時醫師都說開二指了!
那就直接來喝超濃「蜂蜜水」,看可不可以讓宮縮規則一些。
臨睡前,不自量力的Mery 就泡了200c.c.的蜂蜜+200c.c.的溫水喝....

噁~
真的很難喝!
喝了一半Mery 就再也喝不下去了!
所以,以後要喝的媽咪,記得,只要泡100c.c.蜂蜜+100c.c.的溫水即可。
Total 400c.c.超濃蜂蜜水,真的很恐怖!
我想,那罐蜂蜜我今年大概都不會想再去碰它了。

【5月3日】

老實說,才躺上床就知道,今晚我是不可能睡的了。
為了監測宮縮是否到符合入院標準,我每痛一次就得翻身看一下時間並做記錄。
然後,持續增強的腰酸、下腹痛及骨盆下墜痛(不知如何形容的痛,暫時用這個名詞吧!)
讓我躺也不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蹲馬桶也不是....
想到人家說,多散步走路會"好生",
好吧!反正沒辦法坐、沒辦法躺,那乾脆就在家裡走來走去當做散步,看會不會"好生"一些。

宮縮時間仍是不規則,但是Mery 己經開始走到很累了!
無法坐臥著待產,真的是很難受。
聽著房間內Gump先生的打呼聲,Mery 真的開始羨慕起剖腹產的人了。

持續到了半夜一點多,Mery 把另外剩的蜂蜜水給硬喝喝完了,
結果進行到開始無法正確分辨宮縮的開始時間及結束時間的階段。

腰酸一開始,Mery 就難受到不行。
坐也酸、站也酸、背靠著牆也酸。
深呼吸已經無法緩解這種酸,
我只能在那邊扶著東西,嘻嘻哈哈的做吐氣運動,順便擺動骨盆腔看會不會舒服一些。
酸完之後換下腹悶痛,悶到想到廁所去努力把子宮內的東西排乾淨。
可一坐上馬桶,換來的骨盆下墜痛也讓我坐立難安。
重點是,小便也解不出來、想跟黃金先生見面也見不到。

到了二點,Mery 己經受不了了。
把床上的Gump先生叫起來,抱著劈頭就是痛哭!

我想,Gump先生應該也嚇傻了吧!
趕緊開車載我到產房待產去。
不過,這樣的宮縮倒底符不符合收入院的情形?
我仍是不知道!

【待產】
本來很怕又被退貨,所以Gump先生是打算我先去產房檢查,
他先去停車,然後看情況再去帶待產包。
結果,光是下車,我就在醫院警衛室的眼前,活生生地動彈不得,站在車門口直喘氣。
後來,Gump先生不放心,讓我在一樓坐著等他停好車!
而好心的警衛室先生,也推著輪椅來給我坐。

進到產房,護理人員第一句話就問倒我了。
「現在多久痛一次?」
「我不知道!之前是5-7分鐘痛一次,現在是持續三個地方都在痛!」

之後內診,聽說仍是只開4cm,讓我好灰心!
和前天下午的產檢是差不多的進展,
不過,每個內診過的人都說,胎頭降很低了!
倒底多低?我也管不著了!

就這樣!我終於可以被收住院了。
可是,4cm到全開還要多久?我還要痛多久?
沒有人可以給我一個肯定的答案!
由於腰酸,護理人員開始詢問我要不要打無痛分娩!
在當下,真的相當地令人猶豫耶!
理智告訴我,反正都會痛,不如就撐下去,靠自己的能力生出來。
但現況告訴我,如果子宮頸口一直不開,可能腰酸的感覺會更強烈、持續更久....
我現在已經呈現"不行"的狀態,之後我還能有力氣生嗎?

好吧!
「腰酸」真的讓我屈服了。
因此,我決定打「無痛分娩」。

至於灌腸,原先我也是處於拒絕的狀態。
不過從5月2日到現在,一直都沒有和黃金先生見面也讓我有些不舒服。
所以,後來還是接受了「灌腸」這個項目。

剃會陰,是我唯一拒絕的項目之一。

人啊!到這種生死關頭!
之前什麼理想抱負全都忘了....
不過,還好!我還記得要要求住LDR。

三點整,完成一切手續,入住LDR。
手上打上了點滴、腹部綁上了胎心音監測器。
原先想得很美好的LDR,結果我也是躺在床上動彈不得。
一方面是腰酸讓我想動也動不了!
二方面是身上多了這些點滴管路我也動不了!

四點多,麻醉科醫師前來幫我打「無痛分娩」,除點滴外,加入催產劑。

五點多,內診結果已經開8cm了。
(此時心中os:那我的無痛不就白打了嗎?)

七點多,子宮頸全開、「無痛分娩」藥劑停止、住院醫師幫我破水。
(大家都說我的產程進行的比想像中的要快,主治醫師會在八點時來看我,大家預計我九點可以生出寶寶,所以住院醫師先幫我破水。)

然後,原先期望可以「用力向下推」個一、二個小時即生出寶寶的。
結果,努力了好久,寶寶最後那2cm始終下不來,卡在那兒。

帶著酸麻又無力的雙腳(因為無痛藥劑的副作用),
伴著腰酸程度增強的情形(因為無痛已經停藥,腰酸狀況又愈來愈明顯了!)
直到11:30主治醫師放話:
「如果觀察到12點,寶寶還不出來的話....我們就得剖腹了!因為破水破太久了!」

聽到這句話,Mery 當場真的很想哭!
那我前面這些不就是白痛的嗎?

還好,可能時間近中午,許多護理人員及其他認識的朋友們都來幫我加油打氣!
大家利用內診幫我做引導,讓我更容易使對力氣!
也協助幫我變換姿勢。利用地心引力的作用讓寶寶更快通過那2cm。

感謝主!感謝上帝!感謝大家的幫忙!
伴隨著Mery 努力地憋氣用力運動及「好酸、好酸」超沒形象的呼喊聲!
香菇妹真的在中午12點整,準時從主治醫師的手中接生出來。

我想,香菇妹應該也是被醫師那句話嚇的想趕快努力出來吧!

之後,Mery 還是有被剪會陰,聽說只剪一小刀,撕裂傷聽說有二度。
香菇妹一離開我的肚子,我的什麼腰酸、什麼下腹悶....全都消失地無影無踪了。
一整晚的沒睡、早上也沒吃、又吐了好幾次水+膽汁....結果一點兒也不累、不餓,精神還很好!
我想,這就是自然生產的好處吧!
生完就什麼不舒適的感覺都消失了!

在醫師幫我縫傷口時,我有向主治醫師小抱怨:「我本來不想剪這一刀的,我平時還有做會陰按摩的說。」
主治醫師回覆我:「有做會陰按摩還是有差,這邊的血流就顯得比較豐富,恢復情形應該會很好!」
像醫師在幫我縫傷口時,就跟我說:「痛的話要告訴他!」
不過,說真的!我一點兒也感覺不到痛!
(不知是無痛麻醉藥的關係、還是之前腰實在是太酸了所以這點小小的痛都感覺不到?)

就這樣,原先差點要被真空吸引出來的香菇妹、差點要進行要剖腹才能生出來的香菇妹。
順順利利地就自然出生來了。

香菇妹一生出來,
圓圓的頭、濃密的頭髮、長長的手及腳就被眾醫師及護理人員稱讚到不行。
這麼小就這麼得人疼,真是好福氣!

總之,落落長的待產、生產日誌到此告一個段落啦!
感謝眾位朋友的祝福及鼓勵!

Mery 實在沒辦法一一回覆大家的回應!
在此一併感謝唷!


【後記】

關於「無痛分娩」,我覺得它對於「酸」的緩解其實是有限的。
不曉得為什麼,Mery 大姐在打完無痛之後,可以睡著且是被叫起來生的→真好!
可是Mery 仍是無法入睡,且疼痛加劇之後,其實腰還是會酸,骨盆腔處也仍會痛。
但是,下腹悶痛確實是完全感受不到了。

不過,打無痛伴隨而來的兩腳大腿外側麻及屁股部份麻,也是另我覺得不舒服的地方。
尤其是腿麻,生完之後要下床,右腿都顯得特別無力。
隔天想抬高右腿也顯得沈重。

所以,如果妳要問我:「打無痛好嗎?」
如果真的不能忍,打了至少在產程中可以舒服或是緩解一陣子!
如果疼痛尚且能忍,能不打還是不打吧!
那之後的腿麻及沈重感,真的令人覺得是無法正確用力的阻礙之一。

另外,這樣倒底算不算是「好生」、「順產」。
我也搞不清楚耶!

很多人說我的產程進展很快,
可是,其實之前二天就開始在痛了,這樣真的算快嗎?
另外,想到差點兒就要面臨到剖腹的局面....真是令人覺得害怕!

在產台上,隨口問了醫師,第二胎也會腰酸嗎?
「是的!會腰酸的人第二胎也會腰酸的!」
嗚....那我不敢生第二胎了!
(全部的人一聽到我問這個就叫我別想太多!呵~)
不過,腰酸對Mery而言真的是惡夢耶!
如果不會腰酸的話,生產真的會有形象許多....

總之,Mery 這回生產在產房真是超沒形象的!
從頭到尾一直喊著「好酸、好酸....好酸唷!」
唉~
真是不好意思吶!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Me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