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堅苦的芭樂月就從接下婦產科病房抹片的任務開始,
mery 一開始只是抱持著:「既然婦產科屬於我的責任管轄範圍內,我就有不得不硬著頭皮上的心理打算。」
而現在,慢慢地就會有累積光環的說法及重新接觸臨床的一些小小的感想出現。

一年多前,在我剛開始踏入這個神秘單位時,
那時在什麼都不了解的情況下,曾經差一點就踏入這個聽起來簡單做起來似乎人人不愛的『病房抹片工作小組』。
對mery 這種不會想很多的人來說,其實在我什麼都不知道的那時,我真的差一點就同意接下這份額外工作的心理準備,
只是,在回家講給剛普先生知道的那時,剛普先生竟然用:「如果妳真的要去接婦產科抹片工作,那就乾脆辭職算了」的口氣回應我。
ㄟ........ 真的有那麼嚴重啊!
好佳在mery 一向是靜候佳音的那種,完全視情況而做決定。
在剛普先生、單位BOSS及資深學姊們極力反對的情況之下,
mery 死裡逃生,逃過了不用跑病房抹片的業務。

不過,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
心腸軟的mery 在知道協助這項業務的學妹需要休息一個月的同時,
不自覺地就冒出了學妹有事學姊扛的姿態來,一不小心就答應代接這一個月的工作了。

在接下這份額外的工作時,早就已經知道今年的八月及九月有很多事要忙,
但是,不信邪的mery 還是覺得,每週只挪出二個半天的時間來幫忙,真的會很難嗎?
為了病人的福利著想、為了增加自己頭上的光環、為了....想真實的來了解『病房抹片』的工作倒底有多堅苦困難。
我....就這樣子接下它了。

從八月初到今天,mery 己經跟過四回的病房抹片了。
每跟一回mery 就有一些不同的感觸。
雖然有些累,但卻也與醫師之間獲得了一些平常不可能會有的交流。

跑在病房的走道上、看著病床上的病人及家屬們,
不自禁的,mery 會回想到以前當Nurse時的一些事情....
我想,就利用這短暫的一個月來紀錄一下這份不一樣的工作,及回憶一下以往的Nurse生活吧!



Me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