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定存利率只剩2%,早已不敵物價上漲,過去22個月中,有20個月實質利率呈負數,3項長期利率更創下「世界第一低」,企業不願投資,人們緊抱現金,卻越存越窮,就像15年前的日本,台灣正一步步走向大崩壞的危機!

【文/楊少強、朱紀中】

「貨幣會繁殖、會開花、會結果!」這是十八世紀美國政治家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的名言,鼓勵人們儲蓄,以便「錢滾錢」。不過,富蘭克林的話,搬到台灣卻不靈了!

從九十三年六月迄今,台幣既不會繁殖、也不再開花,而是被上漲的物價吞噬,活生生從「人間蒸發」。三月三十日,央行連續第七次升息,三天後,台銀與合庫兩家官股銀行很配合的將一年期定存利率拉高到二%以上,但是,民營行庫無人跟進,一位金控財務長大膽預測:利率根本漲不動!

公債殖利率是一個國家長期利率指標。六年前,台灣的十年期公債殖利率還在六%以上,但今年四月第一個交易日就跌到一.七八%,收盤正式跌破日本十年期公債。三月時,台灣棒球被日本人痛宰,沒想到,居然在債市「扳回一城」。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台灣時間三月三十日早上十一點,二十個小時前,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剛宣布第十五度升息,四個小時後,台灣央行緊接著要在當天下午討論是否升息,本來市場一片清淡,債券交易員呵欠連連,沒想到,就在這個平淡的早晨,接近中午時刻,神勇的台灣人竟然再次用鈔票締造了一項世界紀錄。

越存越少:實質利率呈負數
「懲罰那些對台灣有信心的人」


路透公債報價系統在十一點二十分左右,秀出台灣十年期指標債券成交殖利率跌到一.七八一五%,日本十年券則在盤中衝上一.八四%,原本意興闌珊的交易員目睹這個歷史時刻,精神為之一振,奔相走告:「我們終於拿下『三冠王』了!」這是繼十五年、二十年期公債後,台灣第三項長債利率跌到世界最低。三月三十日只是盤中跌破,四月三日則是收盤正式跌破。

場景拉到台大校園,坐在研究室大書桌前的台大國企所教授湯明哲,舉著手、望著窗外慨嘆道:「這真是一個puzzle(難題),而且很嚇人!」

「現代人越來越長壽,但碰上利率越來越低,單靠存款利息,要怎麼累積那麼一筆龐大的退休金?」看看台灣低利率的狀況,湯明哲並非杞人憂天,他的擔心很真實。以今年前二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計算,目前一個月、三個月期定存實質利率還是負數。過去二十二個月中,有二十個月呈現「負利率」,平均實質利率為負○.九三%。

管理八百七十億資金的國泰投信總經理張錫坦言:「實質利率是推動人類進步的動力,如果不動,人活得越久,反而會越痛苦。」

退休噩夢:定存一千萬
每月利息收入只比外勞月薪多一千


回台教書十年,眼看台灣利率一路跌,湯明哲現在慶幸當年未把在美國工作十年累積的退休金帶回台灣。那一筆退休金十年前還不到六萬美元,但在美國享有九%固定利率,十年來已因複利效果增加一倍,超過十萬美元。預計等他再教十年書可以再翻一倍,超過二十萬美元。

若當年湯明哲把錢轉回台灣,不僅會賠匯差(當年台幣兌美元匯率是一比二十八,現在則是一比三十二.五)、利差,而且因為近一年來台幣實質利率已縮水變成負值,情況如果不改,十年後他的退休金不僅不會增加,還將被通膨啃噬,購買力將會縮水,與存在美國相比,來回差距至少一倍以上,「這好像是在懲罰那些對台灣有信心的人!」湯明哲感嘆。

過去,台灣人退休,能有一千萬現金在手上,肯定令人羨慕。但在低利率的「德政」下,未來退休的千萬富翁恐怕比外勞好不了多少。如果把一千萬拿去放定存,目前每年利息頂多二十萬元,平均一個月收息不到一萬七千元,只比每月領最低基本工資(一萬五千八百四十元)的外勞略高,而且這還沒計算定存利息會被物價上漲吃掉的部分哩!至於一般存款還不到一千萬的人,又豈能奢求太多。

冰凍三尺:五大要角聯手
一.八兆爛頭寸全堆在銀行


至於是誰讓台灣人吞下這個「無法拒絕的建議」,仔細分析,央行還只是配角而已。真正的大導演應是口水多過汗水的台灣政客,最佳男主角則是有「綠巨人」之稱的郵匯局,加上默默推動的外資,以及對台灣資本市場貢獻諸多意的各地雷股公司老闆,這五大要角一同聯手,當然是讓台灣人民「無法拒絕」。

握有公權力的政治人物是大導演,手上資金最多的「綠巨人」郵匯局做男主角,絕對當之無愧。郵匯局擁有三兆六千五百億資金,其中,定存資金規模就有二兆三千億元,抱著大把鈔票在債市一路「向前衝」。

根據櫃買中心二月六日公布的統計,郵匯局單是去年十一月、十二月就一口氣買超公債將近六百億元,全年合計買超逾一千億元。正因為郵匯局對公債「需索無度」,把公債殖利率一路壓低到一.九%以下。大量資金追逐有限籌碼,當然會把公債殖利率買到一個不合理的價格。這讓台灣公債殖利率拿下三個「世界第一」。

相較於「綠巨人」郵匯局,另外一個看好台灣名目資產明顯落後亞洲其他地區、可能出現「補漲」行情的外資,過去五年,大舉匯入超過新台幣三兆元的資金,投資台灣的股、債券,根據央行的說法,目前二千五百七十億美元的外匯存底中,有一半以上是外資貢獻的,外資大舉匯入,當然是台灣資金市場的幕後推手。

不過,相較於企業的直接投資,外資的金融性投資隨時可能會「跑」。張錫就指出,「直接投資才是根,金融投資的資金一有風吹草動就會移動」。隨著外資在股市交易比重拉高到三成,央行現在最擔心的反而是外資,因為只要外資一跑,不但股市會跌,台幣匯率都可能跟著重貶。

利率是資金市場的價格,當利率偏低時表示市場資金供給大於需求,目前資金供給到底有多充裕?根據中央銀行公布的數字,至今年二月底為止,整體銀行存款餘額為十六兆六千萬元,放款餘額為十四兆八千萬元,換句話說,有約一兆八千萬元「爛頭寸」堆在銀行手上。

信心崩盤:企業投資不振
台灣陷入「投資性陷阱」夢魘


利率跌到這麼低,投資依舊不振,政大金融系主任沈中華分析,台灣現在就像是掉入凱因斯所說的「投資性陷阱」中。這指的是一個經濟體的長期直接投資,除了要考量金融成本-利率外,還得考量很多環境成本-像是政治狀況等。當環境成本拉高到一定程度時,即使金融成本一直降,投資意願也拉不起來,這就是投資性陷阱。

「政府長期政策不確定,企業怎麼會有長期投資?」一位銀行董事無奈的分析。

「即使利率再低,人們沒有信心,投資就無法增加!」在大中票券副總經理蔡佳晉眼中,長期債券其實就是經濟體「信心的櫥窗」。台灣人如果持續信心不振,經濟就會一直陷在「投資性陷阱」中,利率會更低,形成惡性循環。    

    全站熱搜

    Me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